首页 宠物体育动漫新闻历史新闻

光头李进的世纪“问候”

发表时间:2018-01-14 21:43 来源:自贡目前,粮食局

白云苍狗,声带中多了几分磁性沧桑感的进哥还是像当年那样,只钟爱他的丝绸般温软的红酒、耳语般温馨的“问候”。进哥本就是个爽快人,见我要求先听为快,他也就不好推辞了。只见他拿起他那“华为”牌顶级版爱国手机划拉几下找出该曲,就给我放了起来……

观棋不语真君子,观片不语真傻子!那天刚好周末,我与进哥边看边给冯导和严歌苓挑“毛病”,戏码的好几个细节处被进哥和我批得不轻。此举,气得邻座一对恋人模样的男女青年直接进入非正常“死亡”状态,他们该是极度不满于我与进哥絮絮叨叨指指戳戳的忘乎所以吧,居然愤然离座,干脆跑到前几排躲“猫猫”、挤鳄鱼泪去了。对于他们的离座,我本还感到有些愕然、歉然、愧然的,但当我借着电影的余光瞥见那位横了我一眼的别人的“漂亮”野蛮女友,其实只是个长相平平、眼睛白多黑少的“非洲黑护士”时,我顿时有一种恶作剧成功之后的成就感喜悦感从内心油然升起。我看见进哥撇着大嘴用手臂撞了我的肩胛一下,脸上露出了坏坏的“芳华”、憨憨的坏笑……

彼时,那位青年诗人还是忧郁小生一枚,基本没谈过恋爱,虽有些多愁善感,但亲情的比重在他心里占有绝对的分量,他的体重很“水浒”,只有108斤。那年,他到国家正式“分配”的工作单位报到后,告了两天假,步行到佛山汽车站搭班车回了趟老家,看了病重的奶奶一眼后,就又背上行囊,离开了美丽的家乡、离开亲人、离开了吃不饱饭的贫困,只身到富裕的珠三角寻梦,在佛山石湾建国陶瓷厂开始了他专业不对口的“不务正业”的闯荡。

多情如此,及今想起,依然感到脸红,依然能掬上一把成份复杂的思乡泪来。

前些日子,“问候”歌王来佛山看“做鞋”主席。只见当年的青年歌手依然光头、依然李进、依然潇洒飘逸,而当年瘦骨嶙峋、形似飘风、脖子如长颈鹿般的青年诗人却已然胖得几乎看不见下巴。两位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开始心心念念形影相吊的“愤青”,执手相看,“八眼”迷离,眼镜对眼镜上下打量了老半晌,然后才哑然直指着对方遭了二十余年风刀霜剑已然皱成树皮的“老脸”失笑道:“兄弟!这是你吗?”、“噢!哥们,你在他乡还好吗?”

2018年1月14日

(诗人张况与光头李进)

我知道,进哥是出版过诗集的诗人兼音乐人,论跨界,论幽默,俺老张看来还真得跟他学着点的。

那男子腼腆一笑,又回到座位上去了。

文/张况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青年歌手光头李进的一曲《你在他乡还好吗》唱得普天之下的游子泪眼迷离、不能自已。

因缘凑泊,此时的两位“游子”已然成为要好的朋友加兄弟,各自在漂泊中总算《把根留住》,并总算在各自的领域里像《一剪梅》似的活得还像那么回事。

id="mp-editor">

我闻言忍俊不禁道:“兄‘芳华’犹在,正合以牙还牙的年纪。待春暖花开时,哥俩嚼牛筋下酒成不?”

时冯小刚、严歌苓的《芳华》正热播神州大地,据说赚足了眼泪与票房。我们这两个相见唏嘘、褪尽铅华的老文青闻知此事,遂当即决定到金马剧院瞅瞅去,顺便感受感受冯导的“雷片”是否真如那几位“芳华”不再、看完后居然说感动得流下了“鳄鱼泪”的朋友所说的那样,既有看点,也有泪点,看看他们煞有介事的判断是真的准确,还是平均智商咔嚓出了问题。

这首歌旋律优美、情感高密、切入感极强,歌词朴实无华得像兄弟姊妹甚或朋友知己的一声关切与“问候”。那时候,光头李进的沧桑唱腔,犹如一阵多愁善感的飓风,直往人心的最幽秘、最柔软处钻,让游子们隔着靴都能搔着内心的痒。

欣赏完进哥的一曲新作之后,我为之击节叫好。然后推杯换盏,跟他喝了一瓶红酒。其实,他知道我一向不爱喝红酒。酒,青春年少时,我只喝白的、酒精度高的。现在,对于美酒,我已只剩下闻香的份了。年来身体不适,只好割爱,把她戒了。

剧终人散后,两个洗净“芳华”早已褪去悲喜的“老文青”,心里驮着二十余载的沧桑,一路走一路讨论《芳华》剧中的得与失。在路上,我还跟几位步履匆匆赶着买菜做饭、赶着购物回家的熟人点头打了招呼。为了对抗彼此童年都曾饿过肚子的惨痛经历,我决定请进哥到文华里找一头“唐牛”,放开肚皮使劲搓了一顿自助式任点任吃的鸳鸯牛肉火锅。

我知道,那标志性的“问候”,是进哥至真至诚的心血,一点一滴,都是他献给这个大千世界的“浩荡”大礼。

冰雪聪明的读者看官,显然猜得出来,当时那位青年诗人就是如今身高没变而体重猛增了三十斤的张老汉我。

“嗯,味道好极了!我指的不只是嚼在嘴里的潮州牛肉,指的是进哥的这首新歌!”我呷了一口奔跑的“红丝绸”,滋滋有味地对他说:“果然好听!果然是《你在他乡还好吗》的姊妹篇。都过去许多年了,彼此的审美情趣居然还能尿到同一个壶里去……”

我闻言心下大喜,请他赶紧给俺哼上几句。毕竟离当年那首享誉大江南北引爆华语流行乐坛的《你在他乡还好吗》已有十余年之久了,当时进哥的深喉所引发的民谣风,至今余风犹烈。

酒酣耳热之际,进哥神采飞扬地告诉我:“老弟,你老哥我沉淀十余年后,耗尽心力打造的原创作品精选和MV精选专辑三月份即将面世。新碟包括十首全新原创力作和十四首MV精品,其中一首《你最近在干嘛》该是值得期待的作品……”

进哥笑着乜斜了我一眼说:“noprobiem!就看这两位‘大个子’兄弟给不给力了!”

这位青年歌手一定没有想到,那年月里有一位初出茅庐的青年诗人,彼时正躲在工厂的集体宿舍里戴着耳机想象着他电视上半闭着双眼眉头紧锁的样子,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倒带,反复听着他深情献唱这首令人肝肠寸断的抒情金曲,仿佛那直逼人心的凄厉“问候”,是唱给离乡背井的诗人一个人听的。

进哥大学里学的是化学,元素周期表里机灵的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等元素,聚变裂变、走走停停,就神奇地演绎出118个好玩的元素,进哥当年是如假包换的高材生,做实验引发爆炸,几乎将整座实验楼夷为平地,他这才华,不抱着元素周期表去运作诺奖,那简直是一种浪费。好在聪明绝顶的进哥不在一棵树上吊死,愣是给自己的生命砝码增加了一个响亮的新“元素”,那就是掏出今生的赤诚之心,用深不可测的万幻歌喉,无比深情地对着他所热爱的水乳大地吼出一声闪光的问候:《你在他乡还好吗?》、《你最近在干嘛?》

两位“老文青”相视哈哈大笑,这时邻座又有人开始骚动了。一个眼尖的中年男子不好判断眼前这位究竟是不是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光头李进,反正觉得有点眼熟吧,遂踽踽过来轻轻问了一声:“请问,您是光头李进吗?”

进哥见状,下意识压低了他那顶俏皮的鸭舌帽答非所问地说:“光头李进早过时了,不认识……”

光头李进的世纪“问候”

“老弟依旧诙谐……喜欢就好!”进哥扑哧一声笑道:“昨天到东莞种的这两颗大牙,今天一‘上岗’就碰上带劲的老牛肉。还好,这两位‘大个子’终于能为‘对岸’辛劳了三十多年的“同宗兄弟”解除一半的压力了……”

多少年以后,当时的那位青年诗人已然成为该市的“做鞋”主席,而当时那位被青年诗人反复倒带、反复折腾的青年歌手,也已然成为国内颇具影响力的“问候”歌王、著名唱作音乐人、“听觉LOGO理论创立人”。

佛山石垦村南华草堂

作者简介:张况,著名诗人、文艺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

      <kbd id='7k8Mqb'></kbd><address id='7k8Mqb'><style id='7k8Mqb'></style></address><button id='7k8Mqb'></button>

              <kbd id='7k8Mqb'></kbd><address id='7k8Mqb'><style id='7k8Mqb'></style></address><button id='7k8Mqb'></button>